雷霆落下,砸在地面上发出轰隆巨响,一阵让人站立不稳的地动山摇后,耀眼的光束将一切笼罩。

一切的阴魂怨煞都在这毁天灭地的天雷中烟消云散。

红白双煞在紫光中化为残影,洋人骷髅在烈雷中烧成灰烬,阴山村的牌坊摇晃倒地,被雷劈得燃烧起来。

那道人握着圣旨在雷光中发冠散落,他张开双手,在这将人魂魄烧灼融化的天罚中恍若释然解脱,他侧身看向自己身后没有被天雷所责罚的白柳,双眸仿若盈着水光般对着白柳温柔一笑。

“……百年后得有后人如你,也是我幸。”道人含笑轻语,“且听我一言,来路漫漫,莫要再偏执顽劣,一味追逐镜花水月,不如珍惜眼前人。”

“水底月便是眼前月。”

语毕,这道人略微一顿,轻抚白柳头,笑中带叹:“你这后生看着年纪不大,记性倒不太好,总是一而再,再而三地忘事,这次千万莫要忘记我这老爷子给你的劝慰了。”

“不过有些事情对于你而言已经过去了,忘了也好,忘了也好……”

说着说着,这道人便一点一点化为云烟星点,消散不见。

等到雷收雨住,阴山村地面上一片漆黑,只余傻眼的杨志和孔旭阳,昏迷过去的牧四诚,以及面色沉静,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白柳。

孔旭阳呆愣的眼神先是扫向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,然后又缓慢地看向空空如也的阴山村,最后落到地上昏迷过去的牧四诚的身上,喜色一点一点浮现在他的脸上,最后几乎到了一种癫狂的地步:

“关底boss怪死了,整个村里的怪全被清了,白柳的队友也昏迷过去了……”

孔旭阳张开双手,在空气中翻飞的灰烬里仰天疯狂大笑:“如此形势,天助我也!”

经历过这种种变故,大起大落,杨志没忍住双膝一软,跪倒在地,眼神恍惚地笑了两声,像是为了说服自己般笃定地自言自语起来:“……能赢的,稳赢了!”

“是吗?”白柳抬眸,似笑非笑地看向孔旭阳,“那我是不是应该提前恭喜你们?”

白柳这一开口,孔旭阳就以为白柳用鞭子攻击自己,他下意识畏惧地后退两步,但他退了两步,白柳却依旧站在原地,纹丝不动。

孔旭阳后退的步子一顿,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低头看向白柳露在衣服外面的四肢,果不其然,白柳的四肢,包括颈部躯体全都被一股浓郁不祥的青黑之气萦绕,正在慢慢地变得青白凝实。

白柳正在一点一点地僵尸化,所以完全动弹不得。

孔旭阳愣了一下,然后他几乎抑制不住脸上的神经质的狂笑,拍手叫好道:“白柳啊白柳,我还以为你多聪明呢,居然被一个n僵尸道人坑了!”

“那个僵尸借着借阴财的由头,把阴气全部都渡到了你身上,你本就阳气不足,要变阴物了,现在又吃下了这么多阴气——”

孔旭阳双眼发亮,他负手到身后,大摇大摆地走到正在僵尸化,不能动作的白柳面前,虚伪地遗憾啧啧两声:“——白柳,我看你和你的猴子队友,要变成怪物永远留在这个副本了。”

“听起来的确是这个道理。”白柳平视着孔旭阳,微笑着应和。

见白柳依旧是那副平静无波的面容,孔旭阳怒从心头起,在确认了白柳无法动弹之后,孔旭阳从侧腰抽出一柄刺刀,阴恻恻地向白柳靠过去。

孔旭阳模仿着白柳脸上那个虚伪平静的笑,眼神里是无法掩饰的怨毒,他将手中的刺刀对准白柳的心脏狠狠地怼了过去:

“让我教教你,失败者和胜者说话不能用这种平视的角度!”

刺刀刺出到一半,孔旭阳的动作突兀地停住了,他的刺刀顿在白柳心口前面不到5厘米的地方,手在不停颤抖,却怎么都刺不下去,身体就像是突然被定格住一般,停在一个躬身的姿势,不动了。

白柳俯视着躬着身体的孔旭阳,身体微微前屈,笑意变深:“原来老乡你喜欢让我俯视着你这种低人一等的角度和我说话吗?”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孔旭阳又惊又怒,他无法置信地看着刺刀刀尖上缠绕上来的缕缕黑色阴气。

这些黑色阴气一丝一丝地蔓入他手掌内,将他的手掌僵尸化,变得和白柳一样动弹不得。

旁边的杨志缓慢地张开自己的双手,他的手上也萦绕上了黑色的阴气。

他的手脚开始生长出尖利的黑色指甲,杨志恐惧地摸向自己的脸,他感到自己的毛发在不断变粗变短,肆意生长。

就像是一个死去的人一样。

杨志发出了惊恐不已的惨叫,他想要逃跑,但身体却因为正在逐渐僵尸化而变得笨拙僵硬,挣动了几下,却只是让自己的脸栽倒进刚刚下过暴雨的泥地里,不断扭动着屁股却爬不起来。

“只有双方同意,才能一方向另一方传递阴气!”孔旭阳定在原地快崩溃了,“你为什么能把阴气传给我,我根本没同意过,这不符合茅山道术的规矩!”

“是吗?”白柳抬手摸了摸后颈,歪着脑袋活动了一下筋骨,笑容越发恬然,“我才知道茅山道术还有这么多规矩。”

僵直的孔旭阳看着活动自如的白柳,目眦欲裂:“为什么你能动?!”

“或许是因为……”白柳上前一步,轻轻抽出孔旭阳手里的刺刀,他不紧不慢地凑到孔旭阳眼前,平视着孔旭阳轻笑低语,“我身上的阴气,都被你和你的好队友,杨志给吸走了?”


状态提示:阴山村(完 180)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